娇娇

520贺文 《魔王》瑾欢(R18)

瓊曇剎那:

就是個突然想到的更新(#
因為深夜所以是車


順練測試一下鏈結是否能成功呢 → 直接走這

魔王的小车 正文在———后(未捉虫

朱一龙的心头好:

(原著魔王 墙裂推荐大家看!!)


卧室里的浴缸很少用,虽然也干净,不过想到今天阿瑾要用, ​继欢还是仔细又刷了一遍

放好水,他还把阿瑾之前给黑蛋准备买的"油油”放在了显眼的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长相天差地别,甚至黑蛋还很害怕阿瑾, 可是他就是觉得黑蛋和阿瑾挺像的,这俩魔物挺聊得来,阿瑾喜欢的, ​黑蛋还都挺喜欢的,如今他哄黑蛋的时候,只要加一句阿瑾也喜欢,黑蛋总会立刻接受了,反而推之,大概黑蛋喜欢的,阿瑾应该也不讨厌。虽然黑蛋现在喜欢的东西....大部分都挺不值钱的。

继欢伸出手试了试水温,确定可以了,将一块崭新的毛巾放在润肤霜旁边,他这才离开

"水好了。"推开浴室门,继欢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书桌旁的阿瑾。

他正在读继欢之前放在桌上的书, ​那是一本关于电脑软体技术方面的书, 枯燥而艰涩,难得阿瑾居然读了它,好像读的是什么有趣的读物一般。

“好。"放下书,阿瑾便朝浴室的方向走去了。

​一边走一边解着扣子, 继欢算是发现了,在某些方面,这个男人不拘小节的很。

​将对方扔在地上的衬衣捡起来挂在一旁,继欢坐到阿瑾之前坐着的位置上,翻开同样一本书读了起来。

浴室的浴缸比不上温泉,阿瑾泡了半个小时就出来了,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身上穿的还是继欢的衣裳。

而每当阿瑾穿着自己衣服的时候, ​继欢总会有种错觉:觉得对方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错觉。

"那我去洗澡了。"说了一声,继欢从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来的阿瑾身边走过。

阿瑾身上只有香皂的味道,并没有黑蛋那瓶护肤油的奶香味。

不过当他来到浴室的时候却发现那瓶护肤油不见了。

他并没有想太多,将浴室的水放掉,他快速用淋浴冲了个澡,洗澡没有用太长时间,倒是收拾浴室的时间更长一点,等他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大灯已经关掉了,只有一盏床头灯开着,阿瑾就坐在床上,正看着自己的方向。

那个方向很暗,继欢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可是他知道对方正看着自己。

视线一眨不眨的,正看着自己。

继欢没来由的有些慌张。

如果是以前也就算了,可是在经历那个梦境之后....

胡乱擦着头发,继欢用毛巾遮住了自己的脸庞。

双腿碰到床沿的时候,他听到一个清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睡觉吧。”

继欢就赶紧关上了灯。

灯熄灭的瞬间, ​他感觉自己的腰被人抱住了。

不是黑蛋软软的小爪子,同样冰冷,却是一双男人劲瘦的胳臂。

“别....别,黑蛋还在....”黑发青年低声道

然后背后紧贴着的胸膛就传来一阵微微的颤抖。

​那是对方在笑。

他这才想到黑蛋今天已经”独立"了, 现在他没在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如今只有他和男子两个人。

接下来, ​两个人就都不再说话了, 继欢紧张的靠在床头,他瑟缩着,男人冰冷的手带着熟悉的奶香味摸过来,然后他就被黑暗淹没了

———————

继欢的脑子里非常混乱,此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作出什么反应,只是僵坐着,用手抓着面前的男人,不知是拉向自己还是要推开

百忙之中还想到黑蛋的“油油”居然还可以用来做这种事情,这个念头一出,空气中伴随着奶香的特殊味道让没有什么生活阅历的黑发青年的耳朵渐渐红起来,白皙的身体和脸都在黑暗中愈发诱人

——他自己是不知道的,但以黑发魔物的视力,却能完完全全看清继欢的样子

总是披着大斗篷,继欢的皮肤呈现出黑蛋向往的白皙,平时的他脸部棱角分明,总显得胸有成竹,不近人情,这个时候才体现出他这个年龄段应有的青涩

继欢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在别的孩子还在父母羽翼下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家之主了,总是承担着很多,让他对很多事情不会有什么很大的反应,像这样直白的不知所措反而让黑发魔物心中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是什么呢?

身体是实诚的,再能忍的人都不能在阿瑾面前做个石头(或爱意或恐惧),何况这个人还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继欢没有疑问地ying了

黑发魔物轻笑了一下,手指没有停顿,继续做着扩张,冰凉的唇在继欢的身上印下了一个个属于他的烙印

继欢是感觉不太对想反抗的,但混乱的思绪和身体上的异样让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会不会被别人(黑蛋)看到”的念头

黑发魔物是一个看起来对所有事情都能掌控在手的大魔物,他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不记得自己到底遇到过多少魔物,或人类,但没有一个人让他想要这样靠近,想要这样,拥有这个人,想把他贴上自己的标签

这个人是我的,阿瑾在心里想着

如果黑蛋这时候看到了阿瑾,会发现这个让他害怕的魔物庞大的身躯发红,露出了原始的欲望——

是我的,嘴唇,皮肤,身体,心脏,都是我的!

身体一沉,黑发魔物用极其凶狠的样子进入了继欢,并用唇封住了对方——这会儿是温热的,带着继欢的体温

然而仅仅是看起来凶狠,因为良好的铺垫,继欢的不适感微乎其微,甚至感受到了被填满的满足,对方的动作也温柔的不可思议

温柔而强大,是继欢一直以来对阿瑾的看法,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只有后者

不知从哪里拿回来了一些勇气,继欢伸手抱住了对方精瘦但有力的身体

带着气声,继欢微弱地叫了一声:“阿瑾…”随后收声,其实他并不知道他想说点什么

但这一声恰恰像一个开关,对方没有出声,动作却一下子猛烈了起来

黑发青年仿佛听见了溪流汇入大海的声音,眼前是一片黑暗,身体宛如在水中沉浮,虚幻与黑暗交织

是一场梦吗?

他什么都不想想了,像溺水的人抓住木板那样,此刻只有对方渐渐有了一点温度的身体是他的所有依靠

他感觉不到时间了

他能感觉到有什么在他的身体里注入了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喘息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

虽然他什么也看不到

“晚安”对方说

……………

“啊!"继欢猛的睁开了双眼。

天蒙蒙亮了。

继欢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几个深呼吸之后才平息下来。

他转过头:阿瑾已经离开了。

代替阿瑾趴在他旁边的是黑蛋,小家伙睡得不算安稳, 小眉毛紧紧皱着,嘴巴里不时发出一两声小小的哼唧声。

继欢轻轻从床上爬了下来,这一次,没有去外面冲凉,他躲在房间内的浴室里处理了一下个人卫生问题。

身上的痕迹有点多,他就穿了件衬衣。他只有一件衬衣, 还是阿瑾送的,之前从优玛城穿回来的。​​​